登入 首頁

毛球+毛球球快樂園地

2007.08.20
你可以幫幫忙 李伯仔的最後一次祈禱
轉貼:
2007.08.19  中國時報 你可以幫幫忙 李伯仔的最後一次祈禱
soma/(台灣動物不再流浪協會志工)

樂觀開朗的李伯仔,和老伴一起照顧上百隻流浪狗,十多年如一日,無奈最近發現自己竟是肺癌第四期病人,憨直硬骨的他終於開口想問問那個郭董事長……

李伯仔快七十了,他身手俐落、笑容憨直,邊搬廚餘餵狗邊碎碎唸叫狗兒慢慢吃不要搶,還趁空伸手撈出肉渣,丟給最旁邊的老狗吃。「這隻最笨蛋啊,不幫牠搶,就傻著餓一天!」李伯仔還在嘮叨著,我心想:「李伯仔,你更傻。」

十多年來,李伯仔和他的老妻「楊姐」在街頭餵養流浪狗,因為李伯仔太愛嘮叨老妻,楊姐只好和他兵分兩路去餵,光是填飽上百隻狗兒的肚子,就得忙碌一整天;每天都得去收麵包皮、營養午餐廚餘……,搬上公寓四樓大鍋煮熟,然後再載去荒郊野外餵上百隻流浪狗,「不煮不行啦,萬一有細菌吃壞肚子,大的拉幾天,小的可能就拉死啦!」李伯仔有他的堅持,就像數十斤的吃食外,還要一桶桶地把水都加滿。

他們餵狗的地點風景如畫,但沒有一處地是平整的,「只有這裡沒人趕沒人抓啊,離人家遠一點狗兒才安全,行慣習就好啦。」夫妻倆常會因路滑摔跤,而這裡只是數個餵養點之一。

退休後把積蓄全花在狗身上

說著,身邊不知從何方湧出了十多隻大大小小的狗兒,每隻都親暱地蹭著李伯仔、楊姐,低語著分別二十多小時的思念,挨不近身的一隻大虎斑,氣得咬了最前頭的一隻黑狗,黑狗沒退後,反倒是哼哼唧唧地更往李伯仔腿上貼緊。

「啊!不可以,不可以咬人喔,壞壞!」一路上沉默的楊姐驚呼著,像是在罵孫兒般慈愛。她非常疼惜這隻黑狗,因為牠生的一窩小狗,前不久被一群國小四五年級的學生,活生生地放在火上,烤成焦炭。

為甚麼不蓋間狗場?一整天奔波在餵養點間,實在太辛苦,狗兒也能有個片瓦遮頭,天冷加上下雨的話,一夜光景,就又多了幾條老弱的屍體,「這輩子大概是沒指望蓋間鐵皮屋子給牠們遮風避雨了,能餵一頓是一頓。」李伯仔夫妻倆早已退休,退休後專職餵食流浪狗,目前的生活開支仰賴普通上班族的女兒,身上有點錢就都花在狗兒身上,哪來的餘錢給狗一個家?

第一次和這對老夫妻見面,看到一隻沒毛狗倒地不起,四肢吃力地拚命伸直,李伯仔抱了就跑,邊喊著楊姐:「你快一點好不好,狗沒死我都要被妳急死啦!」自己卻因慌張摔倒在高達十幾階的堤防階梯上,手肘流血,狗倒是摟得死緊!目送兩老一個騎車一個抱狗離開,他們把我給忘了,連再見都忘了說。

之後陸續把他們的故事貼到網路上,為狗兒們募得些許飼料,雖常只是兩三包,但總會換來楊姐大半天合不攏嘴的開心,不是因為能在炙夏午後的爐邊少站會兒,而是有好料的可以帶給幾隻幼狗吃。「那麼小吃雞骨頭實在很危險,常常就吃死了,飼料營養又安全,才能長大。」

轉入普通病房就失蹤

看似注入援手,得以稍稍喘息,不料,李伯仔因暈眩餵狗途中猛然倒下,進了加護病房,楊姐慌張得打電話給我,想借一點錢,我才驚覺,從不喊苦,教導我要樂觀的兩位老人家,僅有的,

原來真的只是「樂觀」兩字,「真是不好意思,讓妳跑一趟,人在醫院沒有錢實在很緊張,真怕醫生不救他。」


轉入普通病房的第一天,李伯仔就失蹤了,原來他帶著斗笠、叼著菸,提著兩桶水,急著去看狗啦!後來檢查結果出爐,李伯仔竟是肺癌第四期,醫生建議立刻住院開刀。我連夜趕去探視,李阿伯凹陷的臉頰泛著黑氣,嗓門還是很大,催促楊姐快去餵狗,他等等要去檢查,看食物有沒有給夠,水有沒有加滿……,接下來,向來硬頸的李伯仔羞澀地對我說:「能不能……幫我上上網……問問那個郭董事長,是不是可以,也幫幫我的狗,電視新聞裡的那些狗場,都還有鐵皮屋,我的狗連家都沒有,我對不起牠們,跟到我沒效,我現在破病……伊一個人,那有法度,如果狗能有個家,才不會累垮伊。」我認識他多年,這是他對我的第一個請求,無奈我只能誠實告訴他,上網也找不到董事長啊,我比李伯仔還慌,因為他哭了,為狗被清潔隊一夥人圍毆都不吭一聲的李伯仔哭了。

這是李伯仔第一次,恐怕也是最後一次,說出他連作夢都不敢想的心願。我只能陪李伯仔和楊姐一起祈禱,但願他們的故事能被多一些人看到,一起救救這上百隻餐風露宿的孩子,讓未來再沒有李伯仔結伴餵狗的楊姐,也有力量一個人走下去。

(幫助李伯仔和楊姐,可和長期協助他們的「台灣動物不再流浪協會」聯絡,電話:0991119988,相關網址:米克斯樂園

ttp://www.mixdog.tw


ps:拜託請幫忙轉貼轉寄給更多的朋友
多一個人看到
狗狗才能多一線生機...
拍拍手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