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 首頁

baowebmm@OnlyPET

日記分類
  • 個人隨寫(17
  • 健康分享(1
自訂分類
  • 時尚(1
  • 家居(1
2016.09.13
工地與朋友

人之一生,遇人幾何?知人幾何?知己幾何?
   -題
  工地上待得久了,這日子便漸漸靜了下來。秋風可以肅殺的除了這漸進荒涼的景致,將落葉飄灑得到處都是,忙壞了做清潔的叔和嬸兒;再能吹得西零八落的便是人的心境了。其實也不一定如此,工地上喧囂的機器聲、還有緊張忙碌的師傅們淌下的汗水和他們的傑作,又讓整個世界生動起來了。只是當夜闌人靜的時候,一切都沉寂下來,在這個些許遠離都市的一角,在那彎似Pretty renew 呃人弓、似舟、似眉、似鉤的新月輝光下,再眺望那茫茫的遠方,則會感到無盡的淒涼。
  我們這種施工行業,最大的可怕之處就是奔波流走。或與今天還在這個城市,明天可能就會換到祖國的另一個角落。其實奔波本身也還好,就像獨自去旅行,會讓整個人內心感到舒暢。但,我們所畏懼的,該是身邊匆匆來去的人。從七月份到現在,專案上的人我認識了不少,有工地上的農民工師傅、專案上的水電工、開挖機的大哥、還有技術人員等等。不熟識的,往往遠遠微微一笑以示問候,熟識的則可以聊上兩句家常,有時候還能說到相互感興趣的地方,哈哈大笑。然而,這一些人之中,或種種原因,某一天早上就再也看不Pretty renew 呃人到他們身影,以後也不會再見,也沒有留下聯繫方式,放佛不曾相識,生活的圈子不再有任何交集。
  我記得之前那個開挖機的大哥,在臨別前數日總是來到我們部門,辦一些手續,或者是嘮嘮,爽朗的笑聲和詼諧的言語讓我記憶深刻。而不知什麼時候,就再也沒來過了。至於專案上的那個電工師傅,是打檯球認識的,他總是說起我們在念書的這幾年,他賺的錢已經可以買得起兩套房了,這讓我一度對他有一點偏見,但打起檯球來,確實真刀實槍的,一去一來,相處也還融洽,只是不久後他因什麼事離開了我們專案,恐怕那盤沒打完的球,該是不會有機會繼續了。
  人生在世,總會遇上很多的人,也會交上很多的朋友,不論身份地位高低還是性格品行如何,總有志同道合的人陪你走過一段路,或長或短。交朋友也罷,還是寫文章也罷,都不可為之而為之。也就是不能為了寫文章而寫文章,過於功利,所寫的文章蘊含的東西也就變了味兒,讓人讀起來有些做作不自然。交朋友何嘗不是?我喜歡自然而然去交一些朋友,儘量不會為了什麼目的才去故意套近乎,這也許是我這些年朋友一直不太多的緣由吧。
  在專案上其實大家大多都是差不多的人,相似的情懷,所謂的紛爭比都市裏那種嘴臉頗多的職場要輕的多了,我們在這裏往往交到的大體都是志同道合的,你不會圖我什麼,我也不會去算計什麼,如若有,也只是星星點點幾個罷了。
  正當我Pretty renew 呃人為此而感到興奮的時候,也才意識到,不覺之間,有些人在講述完他們的故事之後,便默默走開了。
  當然我們也不該為此過於傷感,人之一生,遇人幾何?知人幾何?知己者幾何?對曰:遇者千八百,知者七八十,知己者甚少,七八足矣。工地上那來去匆匆的客,將他們的故事述給了我,將他們的功勞刻在了那拔地而起的建築物上,這就夠了。我們則可以好好銘記,激勵自己不斷前行,在來日,還會有新的人,陪伴我們走下一段路。

拍拍手留言